新冠疫情的黑天鹅效应:造车新势力被下最后通牒

汽车大事记
关注

绿驰汽车被国资接盘,前途、博郡深陷欠薪漩涡,威马取消员工年终奖,长江负债累累。与此同时,新势力的高管也在纷纷出走。

肺炎疫情向造车新势力下最后通牒,2020年将成洗牌元年,按下死亡倒计时。

近日,成立4年的绿驰汽车悄悄易主,持有60%股份的新大股东是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而实际控制方是河南省人民政府。这也是第一家被曝出局的造车新势力。

据悉,绿驰是因为经营不善和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卖身的。事实上,去年以来,新势力为钱发愁已成常态:前途、博郡深陷欠薪漩涡,威马取消员工年终奖,理想和小鹏冲刺IPO也是为了拿钱续命。

退潮之后方知谁在裸泳,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向造车新势力下最后通牒。

2019年被称为新造车企业的洗牌之年,但洗牌速度显得有些龟速,而2020年的突发疫情来了个神助攻,加快了这一进程。

绿驰汽车卖身求生 国资接盘

日前,绿驰汽车悄悄完成股权变更,股权架构中新增的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国投)出资20.2亿元,以持股比例60%成为绿驰的控股股东。

河南国投成立于2017年12月,大股东是控股65%的河南省经协集团,而河南省人民政府100%持股河南省经协集团。也就是说,绿驰汽车的实际控制方是河南省人民政府。

(来源:企查查) 国资入股造车新势力并成为控制方,这还是头一次。

与绿驰同时期的蔚来、小鹏、威马,目前年销量都已破万,而绿驰不仅尚未推出量产车型,还最终易主,不禁令人唏嘘。

绿驰也曾有雄心壮志。

2018年,时任绿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的王向银曾表示,绿驰汽车将通过联合制造(代工)、自主申报、购买资质三条渠道并行的方式获得造车资质。

继任CEO任亚辉(王向银于2019年4月因身体原因递交辞呈)还曾表示,绿驰汽车目前用的是自有资金,后续将根据发展的各个阶段进行融资,目标是在2020-2021年间实现上市。

但直到河南国投入主之前,绿驰也未传出任何融资消息。

到2019年年底,绿驰还被曝出拖欠员工的消息。据媒体报道,绿驰汽车拖欠数月工资未发,有员工被CEO任亚辉踢出工作群,位于九江的生产基地也处于停工状态。

2019年正值资本寒冬,新创企业融资难度加大,结合无融资+欠薪的情况来看,绿驰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可信度非常高。毫无造血能力的绿驰之所以卖身,正是因为无钱续命。

新势力再现爆雷潮 高管出逃

绿驰汽车的遭遇,是造车新势力的一个缩影。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陆续有新造车企业被踢爆拖欠员工薪酬和供货商货款,其中包括奇点、华泰、长江、前途、国金、青年、博郡、绿驰等十余家企业。席卷造车新势力的爆雷潮,震动业界。

国内车市连续两年负增长,本就让这些资金链出现异常的新势力举步维艰,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则添了几桶油,让死亡的火焰燃烧得更加剧烈。

从去年7月开始,前途汽车就已存在拖欠工资的现象。随后前途汽车以发放工资名义强制部分员工办理信用贷,但这笔融资并没到位,公司又给出了新的离职协议方案。

从2018年就开始拖欠工资并遭员工起诉的博郡汽车,欠薪时间比前途汽车还长。博郡发不出工资,也让其与一汽夏利设立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能否顺利运营成疑。

去年年初就陷入大规模欠薪状态的长江汽车虽久无消息,但企查查资料显示,其今年3月份新增18则被执行人信息,其中有三笔执行标的金额超过1000万元,总金额超过8000万元,长江汽车法定代表人曹忠还被限制高消费。

据悉,欠款欠薪已成新势力的常态,理想汽车CEO李想甚至发微博称:“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这是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不超过五个。”

在这些新造车企业资金链陷入困境的同时,高管也在纷纷出走。

天际汽车的首席营销官向东平转投现代汽车麾下。2019年底从领克跳至博郡担任市场传播总裁的张震,仅两个月就闪离,据他称“公司连去年12月份的工资都还没发”。

就不完全统计,最近一个月被曝从造车新势力出走的高管,还包括小鹏汽车原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合众汽车原营销副总裁邓凌、威马原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博郡原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等等。

今年过后或只剩3家新势力

国内车市连续两年负增长,市场需求萎靡,疫情“黑天鹅”更是给风雨飘摇的汽车行业带来重重一击。

在全球大范围蔓延的疫情面前,中外车企的生产、销售工作全部暂时停摆,即使是家底相对丰厚的传统车企都承受不住资金链压力,如上汽集团、北汽集团、比亚迪相继降薪、变相裁员,资金单薄的新造车企业更是困难重重。

以融资最多、交付量最高的蔚来汽车为例,其近日发布的2019财报显示,2019年蔚来营收78.25亿元,同比上一年度增长58%,略低于市场预期的79.51亿元;净亏损114.13亿元,高于市场预期的亏损108.19亿元。

稳坐新势力头把交易的蔚来一直在为钱事发愁,不是在融资,就是在融资的路上。一个月前,蔚来获得合肥市政府145亿元的融资,找到了新的靠山。即使如此,蔚来仍然表示将继续致力于融资项目。

为解决资金问题,部分造车新势力将目光转向海外资本市场,比如理想和小鹏。

有消息称,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

小鹏汽车的47位股东几乎都在2019年12月进行了股权出质,今年2月份又发生工商变更,这些操作,都是在为海外IPO做准备。

不过,突发疫情让造车新势力的艰难处境雪上加霜。全球宏观经济环境的萧条,让这些企业资金链愈发吃紧,就连理想和小鹏IPO也增添变数。几家头部企业尚能勉强支撑,其余的二三线企业,随时都可能倒下。

市场已经对造车新势力彻底失去耐心。

在疫情的神助攻下,真正的洗牌期终于开始。从绿驰开始,尚未拿出量产车的新造车企业将一个一个被淘汰出局。

目前相对安全的,包括融资最多、交付量最大的蔚来,刚刚通过购买广东福迪汽车获得生产资质的小鹏,以410亿人民币的估值实力入选艾媒咨询《2020中国独角兽榜单TOP100》榜单的威马。这三家,也正是新势力中交付量最大的企业。

业界普遍认为,造车新势力到最后将只剩下3-5家,汽车分析师曹鹤更预测,今年过后,造车新势力或将只剩3家左右,一部分资本很可能会血本无归。

造车新势力洗牌的过程和结局不排除出现“黑天鹅事件”,但无可置疑,2020年将是洗牌元年,这场死亡游戏已经按下倒计时。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