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凭借提升效率占据车辆制造的行业主导地位

全球汽车快讯
关注

全球汽车快讯 据外媒报道,上周,马斯克再次与《美国汽车新闻》和《欧洲汽车新闻》出版人杰森·斯坦恩(Jason Stein)取得了联系,双方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访谈,谈论了提升工厂生产效率、总部是否迁出加州、在美国建立第三家超级工厂、车漆问题的责任归属、行业竞争等诸多话题。

上次采访后的相关事件回顾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上次接受《美国汽车新闻》采访已经是2015年1月的事情了,当时他在全球大会期间接受了杰森·斯坦恩)的采访。此后,马斯克就被“生产地狱”(production hell)折磨的精疲力尽。

此外,他还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生过冲突,他在推特发文,宣称已募集资金实现特斯拉私有化,特斯拉未来的股价将像他SpaceX公司的火箭一般,一路飙升。

然而,马斯克私有化特斯拉最终并未成行,他的推特发文还为公司和自己惹来了不小的麻烦。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随后也介入调查,并将马斯克告上了法庭,指控他涉嫌证券欺诈、误导投资者。

尽管最终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但马斯克却因此被处以2000万美元(约合1.40亿元)的罚款,被迫放弃特斯拉董事长一职。而特斯拉也因缺乏相关的程序约束马斯克在推特上的行为,而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罚款2000万美元。

马斯克访谈实录

问题1:在过去的两年中,您深陷“生产地狱”的泥潭。然而,您又在上周改口说,特斯拉的长期可持续的优势在于车辆的制造。所以,这一改变的底气源自于何处?

答:我曾说过特斯拉的长期可持续性优势将在于车辆的制造,这是因为我认为实际上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高效地实现规模化的车辆制造。

实际上,这取决于时间框架。若再等十年,很可能所有的车辆或几乎所有的车辆都将实现完全自动驾驶,但我认为行业的实际发展速度可能更快些。

假设未来所有的车辆都换成新车——自动驾驶车辆和电动车,若在路面上行驶的轿车和卡车总数为近20亿辆,这意味着,即使每年要生产1亿辆新车,也需要耗费20年才能完成车辆的全面替代。这就是我要提醒人们注意的一点。

然后,你会发现一个很奇特的现状,就好像当年马车和汽车同时穿行在大街上,且两者共存十年乃至数十年。

届时,你会发现拥有自动驾驶功能的电动车和未配置自动驾驶功能的内燃机车并存于道路中。因此,你会假设其他公司将提供自动驾驶方案,亦或者某人会为传统内燃机车提供自动驾驶方案,这样新旧两代车辆(电动车和内燃机车)都拥有了自动驾驶功能,这是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车辆制造方面赶超其他竞争对手。

问题2:当提到制造时,您一路走来,想必获益匪浅。如今,特斯拉在全球拥有多家工厂,在未来的12-18个月内,这类工厂将实现高效地运营。坦率地说,未来的情况会越来越好。那么,相较于之前,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呢?

答:我看事物的第一原则有点像物理学上的第一原则,在这个极限范围内,若真的优化工厂的速度与密度,做到每一立方米都能物尽其用,最大限度地提升效用性及工厂内物件流转速度,那么制造水平是否会有最大限度的提升呢?

你可以将一家工厂想象成一个CPU或一块微芯片或类似物件。在设计时,电路靠得越紧,始终频率(clock speed)就越快,这样就能计算出在既定硅晶圆技术下其输出的理论极限。我认为,这一点也适用于工厂。

如果你关注下汽车工厂,就会发现容积效率(volumetric efficiency)和体积速度(volumetric velocity)的数值都非常低。就我个人来看,该数值百分比才只有个位数,两个数据加一起可能才达到12%。这速度都低于步行速度了。

作为一家超快速的汽车工厂,每25秒就应该有辆车退出生产线。若车身长度为5米,相当于每秒移动0.2米,这只有步行速度的五分之一啊。最为全球最快速的汽车生产工厂,其车辆生产速度仅为步行速度的五分之一,确实不够快呀!

首先,你务必要想办法解决,找到提升容积效率的方式,然后再提升体积速度,这个思路有点像微芯片制造,你务必要大幅提升产出/输出值。所以基本上,我想要说的是,将汽车制造的效率提升至少10倍是可行的,甚至有望提升100倍。

问题3:未来会考虑在美国的其他地方造车吗?

答:恩,我觉得很可能会在美国建造第三家超级工厂。就我个人看法,很可能会选择靠近美国东北部的位置,我觉得如果建厂,最可能选择该区域,但在美国建厂一事,但目前尚不确定。目前,德州和柏林超级工厂的建立已经让公司忙得不可开交了。

接下来,所有的车辆项目都围绕着Cybertruck, Semi和新款Roadster开展。此外,我们拥有Powerwalls和Megapack两款产品。我们还要确保解决自动驾驶方面的各类难题。目前,公司有太多事情要完成,但在某些时刻,我在想是否要在美国建立第三家超级工厂?我认为,可能性很大。

问题4:公司设定的时间框架是多久呢?

答:可能四到五年吧。这并不是“让我咨询下我的战略规划”这般能轻松决定的事情,这并非凭一时冲动(spur-of-the-moment)就能拍板决定的事情,而我给出的时间点也只是一个粗略的估计。很可能我们在四年内开始施工,当然,我只是我的期望,有点意识流(stream-of-consciousness)的猜测。

问题5:您仍考虑将特斯拉的总部迁出加州吗?

答:这个问题很好,我觉得迁移总部涉及较多的考量因素。从短期看,将特斯拉的总部留在加州并没什么问题。从长期看的话,我们还需要以观后效。特斯拉的绝大多数管理层人员和工程师都在加州内。因此,短期内,公司的总部肯定是不会搬迁的,但可能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迁出加州。

问题6:在加州制造车辆难度大吗?目前,车辆的喷漆方面已出现了部分问题,而且这类问题都有详尽的文件记录。在诸多问题中,其中一点就是车辆的制造环境须符合美国环保署严苛的指南要求及诸多限制要求。该情况是否意味着双方会在未来开启会谈,商讨未来的加州造车智慧呢?

答:难度确实很大,加州的许可流程极其繁复。美国海湾地区和洛杉矶可能是全球碳排放最难搞的地方,这意味着在该区域内的企业,其制造过程务必要非常清洁,事实上我也同意这一做法。我并没有将特斯拉的车漆问题“甩锅”给加州政府。我承认,车漆问题是特斯拉的责任,这也的确是公司的过失,与加州无关。

我希望加州处理文件的效率能更高些,这样可能需要联合部分监管主体来实现。

加州监管方和监管机构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他们都能找出一个理由横插一杠,但我认为明智的做法是,要看下究竟有多少个监管机构存在并在继续发声。我们应该将其中的部分监管机构合并起来,至少不能像现在这样,在该领域内存在12个不同的仲裁机构。

总不能仲裁机构的数量比汽车业内的企业数量还多吧,这也太怪异了。

当然,这也不是加州的过错,还是我们的错,我们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将保险杠外包给一家供应商。事实证明,这是个错误的行为,因为后者在调漆方面确实存在问题。然后,我们将保险杠的喷漆工作收回,由内部自行负责。如今,车漆的质量问题解决了。需要澄清的是,特斯拉的车漆品质极为出色,我们只是走了一些弯路。我们还能启动旗下的南车漆车间(South Paint Shop)。有段时间,我们在北车漆车间外操作。为此,如今我们能将北车漆车间供特斯拉Model 3和Model Y车型使用,而南车漆车间将专门负责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的喷漆工作。这样,便于我们实现所有车型车漆品质的精细化管理,不必将四款车型的喷漆工作都放在同一个车漆车间内,毕竟四款车型的尺寸和外观都有差异。

问题7:我确信您看过J.D. Power IQS或APEAL的调研报告。特斯拉并未允许J.D. Power对美国15个州的车主们进行调研,因为该类调查须获得特斯拉的批准。我能问下谢绝J.D. Power调研的原因吗?若特斯拉在未来成为更加主流化的车企,您会改变当前的立场吗?

答:我从未考虑过J.D. Power,甚至压根不知道这家机构在做的事情。一方面,每个业内车企都拿过J.D. Power的颁奖,我不知道有哪家车企未获得过这家机构颁发的奖项。这就当是我的玩笑吧,但坦率的讲,J.D. Power颁发的奖项也未免太多了(其奖项没啥含金量)。

归根结底,我们真正在意的是消费者满意度。若您关注下特斯拉用户的消费者满意度,在市面上的各车型中,特斯拉车型的满意度绝对是最高的。所以,全盘考虑后,要说人们最爱特斯拉车辆,这话一点也没问题。

若您关注下《消费者报告》或J.D. Power做调研时的反馈情况,会发现事实就是如此。从消费者满意度这项衡量指标看,特斯拉的评分确实是最高的。尽管我们确实不太可能做到尽善尽美,但我们确实关注和重视消费者购车后的满意度。综上所述,特斯拉是消费者满意度最高的一家业内车企。

问题8:随着Model Y的推出,Cybertruck、Semi和Roadster车型的逼近,这个产品组合所能占据的市场份额将有多大?

答: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向所有重要的关键性领域铺开。特斯拉很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推出一款结构更为紧凑的车型,然后再打造一款厢式货车或厢式旅行车,后者将作为一款多用途车辆或载人的厢式货车。

当然,我们也可能不会去打造一款厢式旅行车,而是去打造一款面包车或介于厢式旅行车和厢式货车间的某类车辆,这听上去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问题9:您认为特斯拉或许有更多的领域可与同行相竞争?

答:确实如此。您能打造出外观设计漂亮的厢式旅行车吗?好像从前从未有人做到过吧。

问题10:数字优先的零售模式是当前所有经销商都在热议的话题。您觉得自己是否有点领先于业内呢?

答:没错。从一开始,这就是公司的根本所在。若直销不被允许,我压根没法将特斯拉做起来。传统经销商的地位愈发尴尬,感觉他(她)们显得愈发多余。新冠疫情爆发后,这一点表现得愈发明显。似乎未来的销售模式将向在线订购发展。用户始终能获得试驾体验,只不过很多人不再是前往汽车经销商店铺,而是开着朋友们的车体验一把。他(她)们会直接在线下单,订购车辆。

问题11:您是怎么看待特斯拉股价的?

很难理解股市的思维模式。就在一年多以前,特斯拉的股价在180美元/股(约合1256.72元/股),我认为股价最高将飙升至1800美元/股(约合12567.24元/股),感觉直接将前一个价格乘以系数10。这才一年时间啊,价格差异就如此之大。

问题12:您认为务必要协调投资商的预期还是让市场做自己的事?

答:我不认为能管控投资商的预期。我认为真正要在意的事情是:我们是否正在制造卓越的车辆并确保消费者对车辆及服务感到满意?如果做到了这一点,生活将变得很美好,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股市会证明企业的价值。因此,美化股市表现或协调投资商预期之类事情,特斯拉不屑为之。

最后,若公司在制造卓越的车辆且企业在健康发展,投资商就会感到开心。我对美国乃至全球公司的建议是:在营销简报上面少花点时间,在你的产品上多花点时间和心思。这才是在商学院在第一堂课应该教授的内容:放下电子表格和PPT发言稿,提升自己产品的品质。(本文为编译作品,所用英文原文和图片选自autonews.com)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